【楼诚衍生】他握住他的手

第一次看到这张图,发现我和东哥的手机壳是同款啊啊啊啊啊啊

佼佼猪:

灵感来自那张炸了无数人的抓手腕照。
各种拉郎测试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从外面进来,带着一身寒气,使劲搓搓手,努力让手心热了,这才敢走进屋里。
        屋里端坐着一个人,窗户上透来的光打在他身上,明媚的叫人挪不开眼。他深吸一口气,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,轻手轻脚的靠过去,把捂热的双手从后面搭在了那人的肩膀上。


【蔺晨x萧景琰】
        蔺晨倏的抓住萧景琰的手腕,透骨的凉意也迫使他的心变得更冷。他字字含冰:“陛下身为君王,当忍不能忍,当断不能断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也包括你?”萧景琰声音微颤。
        “也包括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
【杜见峰x许一霖】
        杜见峰的手上使劲,掐的许一霖手腕立刻红了。他背对着许一霖,周身都是怒气:“你他妈的再给老子死一次试试看!”
        许一霖疼的皱眉,嘴上却不敢含糊:“不敢了,这辈子都不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杜见峰听着这话受用,手上立刻扯了力,反手慢慢摩挲这那手腕:“你这命是老子的,老子不让你死,你就不能死!”


【荣石x方孟韦】
        荣石抓住那背后之人的腕子,只觉得比昨日又硌手了些,心下不免心疼:“这种差事居然也要方副局长亲自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方孟韦连忙按下那人想要起来的身子:“别人去我不放心,学生们不能再流血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荣石抓着他手腕使劲掐了一把,狠狠地道:“吃到身上的二两肉这一趟全给跑没了!”
        方孟韦抿嘴笑了:“那这两天我多吃点。”


【明楼x明诚】
        明楼浑身一颤,半晌才抬手把自己的手掌覆上去,手指一寸一寸的沿着肌肉筋骨攀上去,待抓住明诚的手腕后,便再也不愿松开:“回来了?回来了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,一切顺利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快把衣服脱了去炉边暖和暖和去,我去给你盛饭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也会做饭了?”明诚话里全是调笑。
        明楼却是笑不出来:“下命令的是我,出生入死的是你。给你留着热饭,你不管怎样都得给我回家!”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不管多晚,我都回来吃饭。”


【凌远x李熏然】
        凌远在抓住李熏然手腕的那一刻起,胃就不疼了。他心里暗笑这相思病的症状怪异,居然和他的胃病撞车了。
        李熏然虽然洗过澡换过衣服,可身上还残存着汗味和烟草味,凌远嗅了嗅:“老实交代,几天没睡了?”
        “鼻子怎么这么灵!”李熏然挣不开那人的钳制,却也甘心被他抓着:“审了三天,总算是招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李警官破案,这次又是几等功啊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几等功无所谓,重要的是局长批了一个星期的假!凌院长,你想去哪儿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都行,听你的。”


【胡八一x赵启平】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瞧见自己手腕被抓,本想来个惊喜的他瞬间不高兴了,话里也带着刺:“胡八一,你戒心可真强啊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小赵医生我冤枉啊!你动静这么大,还让人装听不见啊?”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立刻掐了他一把肩膀:“你怎么不把眼睛鼻子嘴一块都摔折了!”
        胡八一一边喊疼一边道:“我这次是纯属意外,你见我哪次下斗是挂彩回来的?我哪知道那死胖子脚丫子劲那么大,能把墓石踹下来砸我脚上啊!”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又掐了一把,胡八一嗷嗷喊:“启平,启平你轻点,我这膀子肉嫩!”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抽手未果,嘴巴就越发不饶人:“活该!看你还怎么下墓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祖宗!我这摸金符都给你了,我还下哪门子墓啊!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外加重伤病号,赵医生你救死扶伤,可不能不管我!我都瘫痪成这样了,下半辈子你得养我!”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又是一顿黑手:“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赔钱货!咦?胡八一你交医保没?”


【黄志雄x曲和】
        曲和感受到黄志雄的僵硬,他耐着性子劝他:“至少试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黄志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溜儿空酒瓶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他缓缓的把手举起来向后伸去抓住曲和的手腕,轻轻地点了一下头。
        曲和把他这个细微的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,高兴的直晃他的肩膀:“答应了不许反悔!这次我陪着你,你一定戒的了!”
        黄志雄似乎也被曲和的情绪所感染,他在曲和看不到的地方勾起嘴角,那种久违了的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感觉又回来了,不可置信的,黄志雄感觉自己糟糕透顶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丝光亮。


【靳东x王凯】
       从他一进大楼就有人跟他说,来啦,东哥刚才还找你呢,到处问我们是不是你又迷路了。
        王凯哈哈笑着一路疾行,等到眼前终于出现那人的背影时,心反而没有之前跳的那么厉害了。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的人都捂着嘴偷笑着看他从背后伸出手去想捂住那人的眼睛,不料半路被发现直接抓了现行。
        靳东抓着他的手腕往下放,那人顺势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低沉性感的声线听起来格外诱人:“师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哎。”






评论
热度(130)
  1. 一门大炮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第一次看到这张图,发现我和东哥的手机壳是同款啊啊啊啊啊啊

© 一门大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