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席烧饼和他的萨满2-byZ

群接脑洞,永远没文。

第二章  

因为组织一直关注的是JIM,对BLAIR的认知是已经过了觉醒斯的普通人,所以,即使有水坛事件,BLAIR的狼出现没有被塔发现,而JIM和BLAIR这时还并不知道所谓的哨向结合

ALEX事件结束,塔那边在筹划如何收回JIM,而JIM和BLAIR的关系也一路向着408飞奔了

BLAIR的发布会让塔大吃一惊,他们没想到事情会脱离掌控到这种程度

塔加快了回收的进程,把腿伤未愈的JIM带回了塔里。

进入到塔里的JIM当然初时非常愤怒,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被触犯让哨兵暴怒,但是在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同类时,JIM又莫名的有一些归属感。

而“向导”这种存在,更是让他惊奇。“那么,BLAIR也是一个向导?”除了暂时不被允许出塔,人身自由并没有被限制的JIM在逛完塔的大部分之后,曾经问自己身边的研究人员。

研究人员否认了他的说法,向他说明BLAIR只是一个比较了解哨兵的野生研究人员。

JIM对BLAIR可以安抚自己表示困惑,旁边的哨兵崇拜的说,那是因为JIM是首席哨兵。

哨兵身份的差点曝光,记者的围追堵截,以及世人奇怪的眼神,其实都让JIM疲倦,虽然不满塔的作法,但是JIM还是需要承认,在这里,在同类和了解哨兵的人身边,对他来说是一个放松。

与此同时,在外面的BLAIR已经快要急疯了。

因为虽然和JIM吵了架,但是BLAIR一直关注着JIM,虽然在一些手续上看,JIM只是去集中训练,但是BLAIR明白,在这个时间点消失,JIM肯定是被绑架了。但是,就是让JIM的消失看起来符合情理的这一点,让BLAIR看出了问题

如果是非政府组织的话,是无法做到在政府机构里补全如此完美的手续的,所以,BLAIR怀疑是政府有研究哨兵的组织

BLAIR想到了他的朋友Jack Kelso(就是坐轮椅的那个)

想到了JACK在政府CIA工作过,他请求JACK帮他。

而让BLAIR震惊的是,JACK不仅带来了消息,还带来了一个人——LEE BRACKETT

BLAIR搞不清LEE为什么会出现,这个前CIA叛逃探员意图不明,但是BLAIR需要他的帮助,允许了LEE在身边。

在LEE的告知下,BLAIR终于摸到了塔的边缘。

虽然说是塔,但是竟然是一个建在森林里的现代建筑。

在BLAIR心神激荡想上前的时候,LEE拉住了他,小声警告:想一想塔里都是什么人,你靠近的话,他们不用摄像和监听就能发觉你的存在。

BLAIR按捺住心里的激动,跟着LEE回到他们落脚的地方,开始长远打算。

而在塔里,一个哨兵和他的向导正搂在一起望着窗外,哨兵突然疑惑的说:我好像看到一只狼?

而在塔里,一个哨兵和他的向导正搂在一起望着窗外,哨兵突然疑惑的说:我好像看到一只狼?

哨兵开动五感扫描了一遍周围,没有发现任何异状,放下了心。

这个时候的JIM,正在和研究人员进行五感测试,看着测试出来的数据,研究人员惊喜万分,因为JIM在“没有向导”的情况下,五感也出人意料的稳定,敏锐。

眼前的JIM,就是他们梦想了许久的,北美的首席哨兵。

JIM看着面前一群欢欣鼓舞的研究人员和哨兵,突然想到了BLAIR,BLAIR在发现他的能力,和他一起进行小实验的时候,看着得到的那些数据,也高兴成这个样子。

但是,BLAIR的开心,又和这些研究人员的开心不一样。

JIM想着BLAIR的笑脸,露出一个微笑。

得到了足够的测试数据之后,塔开始安排JIM的人生,虽然知道塔的意义,但是JIM还是对这种人生被摆布的感觉觉得愤怒。

他终于明白了BLAIR和这些人的不同

BLAIR所有的研究,是为了让JIM还是JIM ELLISION,是哨兵,更是JIM自己;而塔,数据只是数据,他们关心的不是JIM ELLISION,而是首席,是首席哨兵。

在一次不情愿的后续测试中,他惊讶的发现塔也用了和BLAIR同样的实验方法,一个年轻的研究员羞涩的说:MR.SANDBURG在哨兵研究方面,也是一位天才,他的笔记对我们同样很有用。

JIM想到了他从来没有看过的,BLAIR的研究笔记,于是,在一个没人注意的时候,JIM用他的能力避开所有人,去研究室拿到了BLAIR笔记的复印件。

“把JIM讨厌吃的东西和哨兵讨厌吃的东西分开,真是非常困难。”

“为什么哨兵对狗哨有反应?太有趣了,不过JIM更像郁闷猫”

在正规严谨的笔记上,时不时就是这样可爱的插语,JIM抚摸着那些文字,就像看到了BLAIR在记录这些文字时的样子。

圆圆的眼镜架在鼻尖,晃晃的卷发垂在他的脸旁,蓝眼睛认真的盯着笔记,用手指握着笔,一点点记下JIM的一切

是的,是JIM的一切,而不是哨兵的一切。

JIM的五感突然暴乱,他是如此思念他的BLAIR。JIM不知道自己的离开是让BLAIR的生活更轻松安全,还是给BLAIR带来痛苦,但是他只知道,现在自己是如此因为思念BLAIR而痛苦焦躁。

首席的五感暴乱让塔里的哨向们都似有所感,黑豹跳到塔顶向着黑夜长啸。

塔的管理人在得到研究人员急匆匆的回报之后,抬了抬眼睛,看来我们需要加快速度给他找一个向导了。

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JIM在痛苦中,突然听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:JIM,JIM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

在LEE都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BLAIR想到了一个和JIM联系的方法,也是一个最原始的方法:呼唤

“我知道JIM的极限在哪里,每种感官的。”BLAIR盯着LEE解释他的计划:“如果按你所说的,JIM是首席的话,那么他的极限要比其它哨兵要高,我会在JIM的临界点上呼唤他。”

“如果你所谓的‘了解JIM的一切’不准确,失败了呢?”LEE假惺惺的笑着,“那你要么是呼唤不到JIM,要么就会被塔抓到。”

BLAIR冷笑着耸肩:“那他们能对我做什么呢?我已经没有工作没有前途没有名声,他们最多也就是把我关起来而已。”LEE沉默得看着面前表情坚定的卷发年轻人,最终他俯过身去,在BLAIR耳边轻声说:“你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
我想对Lee说:重点是你想对他说什么

BLAIR疑惑的看了LEE一眼,但LEE接下来痛快同意了他这个看起来毫无可靠性的计划,BLAIR无时多想,开始了定位测距,找了一个比较合适的距离,开始天天呼唤JIM。

呼唤JIM等待响应的过程比BLAIR想像中难熬,他不知道JIM是不是听到了,不知道JIM是不是听到了又选择不去回应。

怕被发现的担忧,对JIM回应的期待和害怕JIM不回应的焦躁折磨着BLAIR,让他想到和JIM吵架的时光。

“JIM,听我说!”“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,我会弥补,听我解释,我不……”“JIM,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那段时间,BLAIR就像是在对着不会回应他的空气说话,JIM似乎急着将他推出自己的生活。

如果JIM就是想离开自己生活呢?如果JIM找到塔里的同类,喜欢这样的生活呢?如果……JIM在塔里有更能帮助他的人,有了他自己的向导呢?

在黑暗的山林里,直到冰冷的山风吹过脸庞,BLAIR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一点湿意,自己已经停了好久没有继续呼唤了。

BLAIR装作振作精神的样子擦了擦脸,偷眼看了一下不远处靠在树上的LEE。

在黑暗中,LEE似乎又回了他一个假惺惺的笑容,BLAIR心底翻了个白眼,他实在不懂LEE是想得到什么才帮他。

BLAIR深呼吸了一下,他知道JIM,他理解JIM的,JIM不愿意在任何逼迫下做出选择。

BLAIR回想起自己像哄孩子一样哄着JIM做实验试各种不会刺激到他皮肤的衣服,对着天上的星星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。

我要做的,就是给JIM更多的选择,选择留在塔里,还是离开。

“我不会再干涉JIM的生活,”BLAIR想,“但是如果JIM想离开,我需要给JIM找一条离开的生路,然后,亲耳听到JIM做出决定。”

再次坚定起来的BLAIR继续呼唤:“JIM,JIM,你能听到我吗?如果可以,你能让向南的一个房间的灯亮起来吗?”

“当然,我听到你了。”JIM尽可能的靠进声音的来源,可是塔特有的坚固的防弹玻璃挡住了他,他把头靠在冰冷的窗户上在心里低语,被BLAIR的声音简单就安抚住的五感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向着BLAIR追去。

JIM确定了一下方向,等待着BLAIR的下一次呼唤,并在BLAIR“亮灯”的同一刻,按下了电源开关。

在看到灯亮起的时候,BLAIR简直欢呼了起来,但又怕自己声音太大,硬憋住在原地手舞足蹈

JIM的黑豹在听到BLAIR的呼唤时就已经停下了焦躁的长啸,但它的耳朵在夜风中动了动,然后猛然站了起来,那是清冷月光下一声悠长的狼啸,满含着找到伴侣的欢欣。

塔里,不少听觉敏锐的哨兵也惊讶的抬起了头,互相疑惑的望着:你有没有听到狼的声音?但是没在意

塔里的人并没有多想,而LEE看着远处的塔亮起的灯,再看看开心的躺在草地上举拳向天笑容满面的BLAIR,在身边的电脑上敲进指令:“注意监控,屏蔽灯光。”

塔里的一个员工默默的看完电脑上突然出现的消息,把监控系统里JIM所在的房间的监控换成灯一直亮着的画面。

从JIM那里只能得到简单的响应,比起得到响应,JIM还愿意响应他这个事实更让BLAIR开心。

BLAIR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他们的逃走计划说给JIM听,然后等JIM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。

在说明LEE有内应,能帮JIM把门打开逃走,BLAIR他们在外面接应的计划后,BLAIR想到还没有给出时间。

LEE低头看着自己的电脑,敲敲打打,终于一条消息传了过来“五天”

LEE的嘴角弯起一个笑容,对向自己询问计划的BLAIR回答“五天之后”

一直沉迷在BLAIR久违的有活力的声音中的JIM,猛然听到了BLAIR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声音

“五天之后”那个声音说,领地被侵犯的感觉顺着脊背爬满JIM全身,LEE!JIM听出了那个声音

为什么LEE在BLAIR身边?!JIM不安而愤怒的想,他以为自己的离开能给BLAIR更安全的生活,但结论显然不是。

LEE带来的危险感让JIM不安,哨兵急于回到他的伴侣身边保护,而不离开塔,JIM就没有办法保护BLAIR。

在BLAIR又一次轻声问“JIM,你同意这个计划吗?”时,JIM把灯开关了两次。

“JIM同意”BLAIR扭头对LEE说,再一次得到了LEE会在五天后安排好一切的回应。

得到JIM的确认,BLAIR和LEE开始收拾身边的设备,准备离开。

在LEE先离开之后,BLAIR却突然停了一下脚步,他转头望向塔的方向,又一次轻声问:“JIM,你还在吗?”

JIM靠在窗户中,静静的听着。

夜风带来了BLAIR轻轻的话语:

“我想你了,JIM。”

“五天后见”

JIM的嘴边慢慢露出笑容,在心里轻轻回应:“五天后见。”

他没有想到,五天后,塔给他带来了一个向导。

就像是被逼着配种的珍稀动物一样,JIM被和那个向导关到了同一间结合室里。

黑豹愤怒的咆哮着,“竟然还有这样的房间存在,竟然还给这样的房间给了一个名字。”JIM从未像现在这样厌恶塔,厌恶面前的这个能帮助他的人

哨兵的本能曾经让他对所有的向导都抱有善意,但现在这个情况,他只想回到BLAIR身边。

出乎他意料的是,和ALEX见面那种被本能控制的感觉又开始出现了,结合热,这是他和BLAIR从来不知道的事情。

他体内的哨兵狂躁着,狂躁着要一个向导,要他的向导。

出于对首席隐私的尊重,研究人员并没有看JIM的结合,他们以为哨兵会保护向导,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JIM却是想撕碎眼前的人。

而他们更不知道的是,有LEE的内应趁这个时候打开了结合室的门,打晕向导之后,把强忍住本能反应的JIM拖了出去。

强行压住自己翻腾的感官和本能,JIM跟着内应跑出了塔,将会见到BLAIR的狂喜占据了他的心。

他的五感像是雷达一样笼罩着BLAIR,每靠近一分,JIM心中的狂喜就更热烈一分。

黑豹在丛林里跟着哨兵狂奔,边跑边高声长啸。

而就像与它回应一样,狼的长啸也在林间响起,丛林狼也飞快的奔跑起来,向黑豹冲去。

就在JIM把他蓝眼睛的天使抱在怀里时,黑豹也和狼跑到了一起,在一个飞跃之后,两只动物融合在一起消失。

在黑豹和狼的啸声响起的时间,塔里的哨兵和向导,以及发现JIM失踪被派出去带JIM回来的哨向都惊觉而起,望向远方的丛林。

一些未结合的哨兵的精神动物,甚至情不自禁的跟着狼长啸起来。

塔的高层终于意识到了他们忽视的问题。

“去问问,都有哪些哨兵听到了狼的呼唤。”

“几乎是所有的哨兵。”

塔的高层震惊的看着前来回报的人:“一个萨满,出现了一个萨满。” ——这里借用了月猎的二设:向导只召唤适配的哨兵,能召唤所有哨兵的是萨满

可是他们终究晚了一步,JIM带着BLAIR,上了LEE接他的直升机,塔里的人盯着传回来的监控画面。

在JIM怀里的,是那个卷发蓝眼睛的人类学家,BLAIR SANDBURG,萨满,JIM的向导。

塔的指令变了

从带回首席哨兵,变成了带回JIM和BLAIR两个人。

而JIM,他还不知道他的BLAIR是一个向导,一个萨满,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。

JIM只觉得热,他想把面前的人吞进肚子里,撕碎后揉进自己的血肉,或者把自己挤进他的身躯,让他从头到脚,每一寸都散发着自己的味道。

BLAIR也觉得自己的心口狂跳着,在JIM的拥抱下忍不住的浮起笑容。

这样的拥抱多久没有了呢?JIM有多久没有这样拥抱自己了呢?

“HI,MAN~我也很想你,但我觉得抱抱什么的可以往后推一些。”BLAIR推了推JIM的臂膀,得到的却是JIM像是野兽一样从喉间不满的低吼。

JIM的反应让BLAIR愣住了,这明显不是正常的反应,BLAIR小心的抬头,看到的是JIM狂躁到几乎血红的满含欲望的双眼。

“JIM,他们对你做了什么?”BLAIR惊讶心痛的拥住JIM,没有注意到LEE这时来到他们身边。

“我说过了,BLAIR。”LEE对迷惑的转过头来的BLAIR轻声说,“你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,你不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
LEE的手里是一把麻醉枪,两声轻响过后,不管是向他威胁低吼着的哨兵还是BLAIR,都昏迷了过去。

“回我们的堡垒。”向飞行员下达命令后,LEE转头把JIM推开,沉默的看着BLAIR昏迷的面容,忍不住伸手帮他理了一下落在脸上的卷发,“你不知道我们想对你做什么。”

等再次醒来时,BLAIR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软软的床上,双手举过头顶被垫着软皮的手铐拉在头顶,而双脚也被分开绑在床角。

“JIM!”这是BLAIR的第一个反应,JIM在哪里?!

剧痛从BLAIR心底浮现:是我的错,是我错误的相信了LEE,才让JIM再次陷入危险,也许比生活在塔里更危险。

自我厌恶和对JIM的担忧让BLAIR差一点就痛哭出声,拼命在束缚里挣扎着。

但下一刻,BLAIR挣扎的双腕就被一双大手牢牢的按住了,BLAIR抬头望去,是JIM,似乎也是刚刚醒来,但又像是没有醒来,他的眼中只有欲望、狂躁和本能的占有欲。

意识到JIM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并还和自己在一起的BLAIR松了一口气,但又为JIM现在的状态担忧不已。

“JIM,你清醒一些,”BLAIR试着安抚JIM,但他的呼喊似乎只让JIM的情况更糟了。

JIM几乎是用咬噬停下了他的话,然后用双手抚摸遍BLAIR的全身。

BLAIR觉得自己身体内似乎也有什么要突破而出,呼应着JIM的动作。

但他不愿意这样,BLAIR爱JIM,这是BLAIR早就明白的事实,但是不是现在这样。

在和JIM发生了那么多,又一场大吵冷战之后,在JIM被带走后又神志不清的被送回时,和JIM这样在一起。

BLAIR在JIM身下拼命的踢动,但被锁链束缚住一切反抗,更不用说随着他的反抗,JIM更用力的压制住他。

丛林中,黑豹向着狼咆哮,张开嘴咬向狼的后颈,不明白伴侣为何突然发难的狼压低身体用力反抗着,向着黑豹露出尖牙,但最终还是被黑豹压住咬伤。

随着狼被咬住后颈,BLAIR在一声悲鸣中被JIM贯穿占有。

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!不是这样的!!

BLAIR的心在悲呼,JIM压住他,咬着他耳边颈后,满足于对向导的占有。

有什么链接在两人之间慢慢形成,狂躁的哨兵被温暖的联接安抚,但他看不见身下人的泪水。

向导的身心屈服于绑定带来的快感,但是BLAIR却觉得绝望不解。

我不想要这个,BLAIR任由自己的眼泪流下,我不想要这样。

绑定结束的JIM在温暖链接和药物的作用下,本能的搂住BLAIR温暖的身体再次昏睡过去。

而发丝凌乱,身上一片狼籍的BLAIR也终于能得到休息,疲倦的在JIM怀里闭上眼睛。

监视器前,LEE沉默的看着相拥的两人,轻轻抚摸了一下监视器上BLAIR的脸庞,似乎是想帮他擦掉泪水。

“我不是一个哨兵,我没有保护的本能,”LEE轻声说,“别相信我,你不知道我们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
LEE他们是另一个野生的哨兵组织,同样因为政府组织的打压而没有首席,所以他们的目标本来也是带因由LEE发现的JIM。

结果LEE比JIM更早的发觉BLAIR向导的潜质,于是LEE的计划改变了,就是用BLAIR把JIM引出来,然后让JIM和BLAIR结合,然后,LEE把BLAIR关起来,让JIM被他们的组织所用。

BLAIR本来就在对JIM感情的不安定期,而JIM出于哨兵本能对他做下的事,让BLAIR误以为JIM本来还是想离开自己的,只是被哨兵本能所困才和成为向导的自己绑定。

BLAIR在打击下,一度彻底放弃了和JIM的感情。他觉得JIM没办法离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是向导,而JIM和他绑定了。

是自己的原因,才让JIM一次次陷入他不喜欢的生活。

LEE把BLAIR关在JIM没办法把他轻松带走的地方。

JIM苦闷之下,虽然不太喜欢塔,还是暗中和塔前来的人合作,打算把LEE的组织干掉。

LEE喜欢BLAIR,想留BLAIR在身边,但是在JIM后来救BLAIR,而BLAIR跳进JIM怀抱时,LEE还是手下一松,让两个人逃走了。

JIM和BLAIR无处可去,只好回到了塔里。

BLAIR的心结还在,但是JIM发挥首席男友力,甜甜甜甜甜甜,让BLIAR真心相信自己是因为爱而结合,不是哨向本能结合,两个人就HAPPY ENDING啦。

我爱你,不是因为你是个向导,是因为你是BLAIR SANDBURG。

【END】呵呵
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一门大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