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重门没有腿:

原本打算憋着不出声,想着只要没人搅合总会过去的。但在群里看到白白发的这张图,难受得我实在忍不住了。


误解。污名。冷待。暗算。

就像是明诚和靖王的遭遇都投影到了他身上。


然而王凯没有明楼,也没有梅长苏。


他在浩瀚狂怒的风口浪尖独自忍受着千夫所指和利镞穿心之痛。每一条恶言都剐得他鲜血淋漓。

而他无人可诉。

苦雨孤灯,长夜萧索。

辗转的时候,他在想什么?


我都想替他哭。

只恨自己渺小而口拙,说什么都显得那样无力。

不知所言。不知何表。



只求正道尚存,时光有眼,他付出的每一滴血与汗与泪,都不被辜负。


评论
热度(1711)

© 一门大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