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楼诚AU】【总裁X明星】拒绝潜规则·二十一

云瑶:

镜风上线~


我说过对付情敌最好的办法是让她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(出自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)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  二十一




  即将离开法国的前一天,明诚总算在庄园绕了一圈,可惜现在这个时节葡萄还没挂果,不过满架子嫩绿的新叶,看着倒也养眼。




  “要是喜欢,夏天再来就是了。酒窖里还藏了好些佳酿,要不要选几瓶带回去?”




  明诚挥开明楼的手,谁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呢。不过那天喝的酒确实好喝,带几瓶回去也未尝不可。




  明楼立刻贴上去,在这里他才能够毫无顾忌的和他的阿诚拥抱、接吻,也不会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他们。要不是因为医生的建议,他并不打算让阿诚这么轻易的走出房间,私人飞机都已经准备好了,大不了到时候他把人抱上去就是了。




  然而就因为明楼调用私人飞机,批了航线,才叫汪曼春发现了他的行踪,居然一路追到了法国。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,越接近明楼,汪曼春反而越发小心起来,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找上门,而是在暗中窥伺。当她看到明楼的座驾从庄园里开出来,小心的跟了上去。她知道明楼的目的地是机场,于是选择了不同的路线,避免自己过早暴露。




  明诚的坐姿不似以往端正,有些歪斜的靠着明楼,身后横着一只胳膊充当靠枕。明明知道今天就要回去了,昨晚明楼却格外热情,甚至带着急切。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第二天要早起赶飞机,身体却诚实的给出反应,在明楼准备适可而止的时候抱着他求欢。或许是他们知道,回到国内就再也不能像这样疯狂,他们两个都太忙,聚少离多,平常见面还要小心翼翼以防被偷拍。即便在最隐秘的私人空间,心里总会存着一分警惕。也只有远在万里之遥的异国,他们才能这样的尽情享受。




  上飞机前,明楼接到一个消息,明镜已经回到上海,这就意味着他们得回明公馆。这时候他只能在心里祈祷,阿诚可以恢复的快一些,若是叫大姐看出端倪,他恐怕逃不了一顿骂。




  明诚笑他:“你是真怕大姐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


  明楼伏在他腰间的手那么一动,贴近明诚的耳朵轻笑:“昨晚拉着我不放的是谁?”




  明诚立时觉得双腿发软,往明楼身上靠了靠:“我叫你停下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听话。”




  明楼叹息一声:“情难自禁啊。”




  “歪理。”明诚侧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“不过我喜欢听。”




  四周来来往往的都是欧洲人,偶尔有几个亚洲面孔,也不一定就是中国人,又恰好认识明诚的就更少了,所以他这样放肆,大胆的向周围那些觊觎明楼的人示威,这个男人可是他的所有物。




  明楼脚步一顿,把人拉过来搂在怀里一番热吻,旁边还有几个哥们儿在吹口哨叫好。




  汪曼春就在不远处,隔着人群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师哥,即便在一群人高马大的欧洲人中也是引人注目的。然而今天他之所以吸引了这么多目光,并不单单因为他挺拔的身高和帅气的容貌,而是因为他身边站着同样出色的一个男人,并且他们举止亲密,甚至还当众来了个法式热吻。汪曼春的第一反应不是上前质问,而是躲到一旁的柱子后面,直到那边热闹的人群已经散开,才走出来,看着他们之前站的位置出神。




  明诚拉着明楼,几乎一路小跑进了vip候机室,明楼突然的举动让他有些惊讶,他可没打算当众来这么一出。




  明楼拍着他的肩,小声说了一句:“只是在这里。”




  明诚明白,只是在这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度,才敢这样放肆。于是上了飞机,明诚心里一直都有些不好受,总觉着回到国内又被无形地束缚住了,当着外人还得假模假式的叫他一声大哥。然而在明楼开口劝慰他以前,明诚又想通了,至少他们在一起,互相明白对方的心意,别人怎么想的又有什么关系呢?即便他们的爱情只能隐于黑暗,于他们自身却是绚烂的。本来生活也不是过给别人看的,明诚从来不惧怕别人的目光。




  到了家,明楼小心的陪着笑脸,跟坐在客厅的明镜打招呼。然而明镜却有些精神恍惚,心不在焉的说了两句,就不再理会他们,自然也没看到明诚有些虚浮的脚步。明楼和明诚交换了一个眼色,先回了房。




  “大姐是不是有心事,我怎么觉得怪怪的?”明诚虽然认识明镜的时间不长,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。




  明楼点点头:“我自长大以后从没见过大姐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,不知道是不是香港那边出了什么事。”明镜前些日子去了香港陪伴明萱,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才对。




  “可母亲那边也没打电话来,应该不是尚家的事吧,你一会儿去问问?”明诚如今已经改口叫明萱为母亲,妈妈两个字对他来说太过陌生和亲昵。




  “也好,晚上叫明台也来吃饭,有他在大姐兴许还能高兴点。”




  明镜手上的书久久没有翻动,一张精致的书签静静地躺在那里,背面有一首诗,不是名作,却被明镜记了二十年。她从没想过还会再遇见那个人,也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了,然而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,不再是那张年轻的脸庞,甚至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名字,她依旧认出了他,毫无疑问。但是又能怎么样呢,对方绅士的和她问好,丝毫不像认识她的样子。是了,她已经老了,再也没了二十岁时候的娇艳妩媚,没认出来也是正常的。说不定,人家根本早就忘了她。




  合上书本,明镜几番犹豫,到底舍不得扔,依旧把它放回了原处。




  等明台回来,明镜早已恢复正常,被他几句话逗得合不拢嘴,还颇有兴趣的追问他片场发生的趣事。明楼于是也放心了,难得对明台有了好脸色。




  可惜他们还是放心的太早,第二天明镜出去了一趟,回来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谁敲门都不给开。明楼紧急打电话叫来了明台,在门外装疯卖傻叫了半天,依旧不给开。三个人都慌了,连带小保姆阿香都乱了手脚。




  “阿香,大姐今天到底做什么去了?”




  阿香想了想才回答:“我记起来了,有个男人打电话来家里,找大小姐的。我看大小姐接电话的时候就有点不对劲,后来她就说要出去一趟,也没说去哪儿,回来就这样了。大少爷,要不要问问司机?”




  “对对对,忘了他了。”明台的动作比明楼还迅速,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。“大哥,大姐去了一家咖啡馆,但是见什么人就不知道了。”




  明楼皱眉,他得去打听打听。那家咖啡馆开了有些年头了,明楼记得小时候父母还曾经带他来过,里面的装修虽然改了一些,但大体保留了老上海滩的特色。据说解放后这家咖啡馆就被迫关闭了,直到开放后才有人重新打出了这个招牌,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家人。




  像这样承载着历史的地方,与一般的咖啡馆又不同,有些人去那里是为了新奇,还有些人却是因为怀旧。明楼猜到了什么,只是不大确定。对于大姐的事,他知之甚少,尤其是在父母出事之前,大姐精彩的校园生活从来都只会跟母亲分享,他和父亲是从不探听女孩子的秘密的。当然母亲可能会透露一二给父亲知道,但父亲总不会拿大姐的隐私来说给他听。明楼之所以隐约知道明镜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,还是靠他过人的观察力推测的。




  然而,当监视器里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地点还是办公室,明楼觉得这件事不简单,这个人更不简单。来人正是和明氏集团合作的美国FJ集团的董事长,二十四岁便成名华尔街的金融才俊,王天风。怪不得之前看到监控画面会觉得熟悉。




  有了这层原因,明楼说话便不自觉的带上一点试探,家人是明楼的底线和软肋,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伤害他的家人。




  王天风却意外的干脆:“我此行一为视察国内市场,毕竟这个大一个合作案,还是要亲自看过才放心。二来是为了点私事,来看一位故人。之前在香港偶然碰面,还没来得及叙旧她便回了上海,王某只好跟过来。”




  所谓视察市场,从此刻的王天风嘴里说出来简直可笑,恐怕第二个才是他的真实目的。王天风在商场中出了名的不择手段,阴险狡诈,人送外号“王疯子”,可见一斑。而现在,他居然只为了见一位故人从香港特意跑到上海,可见这位故人的重要程度。明楼心里浮现了无数种猜测,最后的结论是王天风或许就是大姐曾经的那位恋人。然而当年这人突然消失,而今大姐见到他又如此反常,不知内情的他不好贸然下定论。




  “既然是故人,自然要好生叙旧,想不到王董也是个念旧的人。”




  王天风但笑不语,当年满城风雨,明镜连半点解释都不肯说,甚至最后一面都不愿见他,叫他灰溜溜的跑出国,的确是印象深刻,想忘也忘不掉。




  



评论
热度(595)

© 一门大炮 | Powered by LOFTER